汤汤水色

建筑狗绝不认输~
练笔。
轻拍(╯3╰)我是祖国的花朵。(๑´ω`๑)(^0^)/

真的对不起ಥ_ಥ还在关注我的宝宝,一年多过去了,自从选了建筑学之后我觉得我过的日子太工科生了。
没时间看我喜欢的散文小说,也没时间积累我喜欢的辞藻。
虽说脑子里依旧能偶尔蹦出一两个梗,让我想提笔写小说,但是写出来的东西真的是惨不忍睹……
一般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东西,我是不会发出来的……
所以,之前说好要写写看的【变异】,虽然自己私下改了很多版本,还是不想发出来……
但我觉得做事还是应该有始有终,我还是想交代清楚那个小短文里剩下的东西……
【毕竟高中时期我太喜欢阅读了,真的积累了很多,现在比较一下,我的文笔下滑得太厉害了,实在发怵……】

同人文确实好写一些,毕竟人设,世界观,背景都已经存在了,甚至有时候官方还会发糖……但是我也想积累一段时间之后写写原创……
可能要去海棠试试水吧。
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,不管怎样,还是谢谢你们~

问个问题,现在哪里能写h不犯法呀,怕了怕了,写了一堆堆h不敢发……

【ABO】变异

去年写的,今年找出来了,现在看觉得很好玩啊。

当时很萌这个abo设定呀哈哈哈哈哈哈哈,一年没发过文了……“重操旧业”也不造行不行。

微博备份:@汤汤水色

嗯,那,提前谢谢观赏(??)~

正文:

L一直当自己是个alpha,在娱乐圈混着毫不畏惧,反正,他绝对没有被/干/的份……

想想就开心呀,只有他/干/别人的份。

大概今年他运势太差,在一次拍戏的过程中,他的脸红起来。

原因嘛,自然是剧情要求:要和一个男性接吻。

但重点是:L还没有和别人接过吻……

其他人都笑他:“哈哈哈哈哈,你个大男人,不就是和男人接个吻嘛!看你害羞的。”

L立在原地一动不动,拳头攥的越来越紧,眉头也拧得越来越紧,像是极力克制。

另一个男演员好心要做演示,走过去捧起L的头,捏着他的下巴要亲下去。

L的眼睛瞪着对方,突然流下眼泪。

只有L知道,那是眼睛瞪得太大,疼得……

然而整个剧组都像炸了一样,立马让那个男演员收手,开始宽慰L。

“啊啊啊……抱歉是我唐突了……不好意思啊……你……别介意……实在抱歉抱歉……”男演员不好意思地挠头。

其他人也轮番上阵,斥责那个男演员。

L低着头没有听下去一句,仍旧流着泪,脸上一副委屈的小表情,最后,低声道一句:“我没事了……咳……先失陪一下。”

男演员哭丧着脸冲着L远去的身影喊:“小L,我真错了,你别生气啊!”

L不管不顾,没头没脑地向前冲,越跑便越觉得力不从心,他慢慢弯下腰,捂住胸口。心脏正在不堪重负地跳动,声音大得好像所有人都能听到,而胸腔仿若是巨大的山谷,不断地回响震动。

L第一次感觉,心跳声是个可怕的东西,感觉自己会被吞噬一般……

“啧……有不一样的气味啊…呵呵…”L面前突然立着个人,邪笑着发声。

L慢慢抬头盯着那个像看笑话的人。

那人弯下腰,趴在L耳边笑:“好像是omega的味道啊……”

……

啊呸,你TM才是omega。

L心里骂着,又不好意思骂出口:毕竟不知道人家身份,况且自己也算个公众人物,骂出来多么尴尬。

“恰好,我是alpha。”那人直起身,文质彬彬地站着。他身上昂贵的定制西服以彰显了他的身价不菲,而脸上那色眯眯的表情则叫嚣着他就是个斯文败类。待L审视完毕,他发了声:“今晚,跟我回去吧。”

不容质疑的口吻,以及直接了当的拥揽让L在反应过来之前被夹在腋下掳走。

L的意识越来越薄弱,但却留有一丝可怕的理智:自己是alpha,不能!不能被/干/……呃!

途中他一直在挣扎。

可陷入发情期的他,所做的一切抵抗都像是在撒娇抱怨。

“好了好了,别撒娇了……一会就解放了……”挟持L的人轻轻一吻L的嘴唇,又宠溺地把L的头放在自己怀里。

L来不及震惊自己的初吻最终还是没了而且还给了男人,就被带到了酒店。

“我……我是……alpha……”无力的辩解,L只是强忍着最后一丝尊严。

“好好好,你是alpha……哈,我一直认为,alpha才能干alpha。”那个男人笑声猖狂,一股子玩世不恭的意味。

“大少,已经为您安排好了顶层。”酒店人员微笑提醒。

“好。”被呼作大少的人笑得斯文。

L被大少抗在肩膀上,心中开始疑惑。

大少?……莫非是哪家富豪的公子?总不会是……

还没想通,就被这位大少压在了床上,剥去衣衫。

大少的吻细细密密撒在L身上,留下一个又一个红色的吻/痕。

L低低地呻/吟着,身体上的几块肌肉不断收紧又放松,像是一头被抚顺毛的大型野兽。

这位大少应该是一个情场老手,惯熟的抚摸,恰到好处的探问都令尚未经人事的L颤动着。

充足的前/戏后,大少“挺身而入”。

L因为疼痛拼命向后扬头,发丝被汗水湿濡凌乱地撒在雪白的枕头上,两只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,整个身体都呈现着一股力道的美感。

大少看了L这副模样,低下头啃舐L雪白的的颈项,以及精致的锁骨。

越来越强的*抽/动,带来越来越强的*快/感,L逐渐挺腰,以应对大少的*撞/击。

一夜春梦,L只记得那个少爷在他耳边道:“你被我标记了。”

在梦里L也气的骂娘,我特么是alpha,标记你妹啊,握草!

第二天,L是被客房电话叫醒的。

“先生,您好,现在是上午10点,如果过了正午12点,您需要续交第二天的房费。”

L惊叫着从床上爬起来……这酒店一看就很贵啊!

因为动作太猛,L一不小心闪了腰。

最后,L哀叫着,一瘸一拐地离开了。

……自己只是个小明星……这种亏只能白吃了……

可是……昨天究竟是什么情况?

自己确实是alpha没错啊。莫非被……下药了?

哦,这就很fuck了……很shit了……很……

L没多想也不敢多想,生怕最后得出个结论自己真的是omega。因此,这件事也就作罢了。

之后,L心中毫无畏惧,再拍与男性接吻的戏的时候,异常勇猛,一个箭步上去,把另一个演员亲得七荤八素,吓得目瞪口呆。

事后众人评价:小L的战斗力真是如狼如虎啊……简直是要把人生吞活剥,拆吃入腹的气势……应该去演个抗日大戏……

所以,L后来演了个降妖除魔的石猴,这是后话,这处先不提。

之后,L接到了一个邮件。

里面是一堆自己的艳/照(?),还有一些话:

L,你好,我就是上次与你春宵一度的那位alpha。

当然,这不是重点……重点是,我咨询了你当天的异常状况,最终发现:你是个变异的alpha。也就是说你是有发情期的,也会发出求偶信号——香气。还有……

想知道别的吗?你来找我怎样?时间地点我再另行通知你。

L看完之后,愣住……

接着,仰天嘶吼。

【睿津】 当是言无不尽 2 end!

终于撸出来肉//渣//……

第三遍😭

文笔差勿喷,终于完成连载。

可以选择春哥解码!!或者到我围脖:@汤汤水色  
么么哒~

篇二      谁家玉笛暗飞声

春光明媚,又是一年花开时。

如今的大梁日渐脱离了糜烂之风,但这世间,总有人爱听些曲子,爱逛些烟柳之地。

言豫津便是爱听曲子的人。

“景睿景睿,你知道吗?这金陵城终于又有家乐坊开了!”言豫津不知从何处得了消息,抓紧时间跑过来找萧景睿。

“乐坊?”萧景睿微微皱眉,“你还惦记着从前的妙音坊不成?”

“我自然惦记啊。”言豫津不假思索道,脑袋晃着,“宫羽姑娘那一手好琴真真是绕梁三日,余音不绝……不过,如今的凝弦阁听说也是极好的。”

“那……是宫羽姑娘好还是宫羽姑娘的琴音妙?”萧景睿皱起眉头,不甘心地问。

“自然是都好,不过还是琴音更合我意些……当初与宫羽姑娘相识便是因为那琴音啊……”言豫津笑嘻嘻地回答。

“好……”萧景睿起身拉住言豫津的手,“今日,咱们便去凝弦阁听曲。”

哎?

言豫津还在云里雾里,暗忖:今日景睿怎的如此爽快,竟还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,莫非是对凝弦阁的哪位姑娘早有耳闻?

心里默默有了危机感,却又好奇景睿究竟喜爱怎样的女子。

“要不……不去了吧……?”言豫津嘟囔一句。

“……啊……”萧景睿回头哂然,“我怎么好坏了你的兴致?”

言豫津一改先前的激动万分,略有些不情愿地跟在萧景睿后头往凝弦阁走去。

这凝弦阁,只在傍晚开场,也不似当年的妙音坊纯粹地卖艺不卖身,若你出的价钱够了(估计也是天价)或是哪位姑娘心甘情愿与你共度良宵,一切自然好说。

所以,这凝弦阁的装潢多了几分“红烛昏罗帐”的撩拨意味,但总体也还是白色轻纱为主,仍旧是阆苑瑶台的装饰。

萧景睿一到此处便正襟危坐,一副严肃的样子,开口便道:“姑娘,请弹奏吧。”

言豫津有些迟疑地坐在萧景睿旁边,佯装风流,嬉笑道:“景睿,这是瞧上哪位姑娘了?”

萧景睿闻言回头看向言豫津,一双眸子深不见底,仿若凝了千重思绪,质问:“你觉得我该瞧上谁?”

言豫津被问得无话可说,挠挠头笑道:“哎,你瞧上哪位我怎会知道,还是听曲儿吧,听曲儿。”

萧景睿凝视着言豫津,顿了一会,才把头转回去。

二人对面弹筝的姑娘肤若凝脂,发丝随风飞舞,身上着意件素净的罗裙,两侧的轻纱曼妙,此情此状真真是飘飘欲仙啊。

言豫津看直了眼,此种美人是世间难觅,何况这琴音又如此含情脉脉,真是人间能得几回闻的妙曲。

言豫津偷偷斜眼看了一眼萧景睿,见他闭眼凝神欣赏,不曾瞧对面的姑娘一眼。

忍不住就喜上眉梢,乐呵呵笑出来,也闭上眼睛一同欣赏。

正当二人沉醉于这女子的筝乐时,一声嘹亮的笛音打破了原本单调的曲子,增添了些明快的意味。

萧景睿睁开眼,与言豫津对视,问一句:“你觉得这笛音如何?”

“妙,妙极了!”言豫津瞪大双眼欢喜道,“这笛音纵使是宫羽姑娘也比不得的。”

“此话当真?”萧景睿也跟着激动起来。

“当真。”

萧景睿点头,又平静下来继续凝神欣赏。

言豫津倒是纳闷了……怎么景睿今天一副……奇怪的样子。

莫非……他看上了那吹笛的女子?

一定是了。

景睿定是听闻过那女子,虽暂且碍于身份不得见面,却早已倾心。

言豫津急得不停喝酒,将那一壶酒饮尽后,他笑起来:“景睿啊,我今日有些乏了,不如今日咱们先回去……”

萧景睿回头看一眼言豫津,有些诧异于他顷刻间的醉意熏熏,点点头:“嗯……好,咱们现在就走。”

言豫津依旧微笑,面颊因为酒意微微泛红,颇有些俊俏小倌的意味:“你送我回府。”

萧景睿略有些看呆,只是习惯性地应一句:“嗯……”

萧景睿将言豫津送回言侯府后,又被言豫津折腾到内房。只得将这祖宗安顿好后,再离开。

哪知他前脚刚迈过门槛,身后就幽幽传来一句:“景睿……”

萧景睿万般无奈,叹口气,回过头看向躺在床上本该安安分分的言豫津,问道:“又怎么了?”

【春哥解码或可移至围脖@汤汤水色 观看】

CuKAnOKApuKApuaIkeKApuKApuWlveWDj+KApuaYr+mlruS6huKApuKApuWQiOasoumFkuKApuKApuKAneiogOixq+a0peeahOivnemfs+acieS6m+aWreaWree7ree7re+8jOeUmuiHs+ivneWwvumDveW4puS6huS6m+aDhS/oibIv5oSP5ZGz44CCCgrigJzlkIjmrKLphZLvvJ/vvIHigJ3okKfmma/nnb/pnIfmg4rlvpfph43lpI3vvIznhLblkI7ov57lv5nliLDoqIDosavmtKXouqvml4HvvIzigJzpgqPigKbigKbkvaDnjrDlnKjmhJ/op4nlpoLkvZXvvJ/igJ0KCuiogOixq+a0peeahOS4gOWPquaJi+acieS6m+mavuS7peW/jeWPl+WcsOaSleaJr+edgOiho+eJqe+8jOWPpuS4gOWPquaJi+WImeW+hOebtOWQkeS4iy/ljYrouqvmkbjljrs64oCc5oiR4oCm4oCm5bCx54Ot5ZWK4oCm4oCm4oCm4oCm4oCdCgrigJznvo7kurrigKbigKbvvJ/igJ3oqIDosavmtKXnnK/nnYDnnLzvvIzkvLzmmK/lsIbokKfmma/nnb/plJnnnIvmiJDmn5DkvY3kvbPkurrvvIzkuIDlj6rog7PohormlIDkuIrokKfmma/nnb/nmoTpoojvvIzlsIbohLjlh5Hov4fljrvntKIv5ZC744CCCgrokKfmma/nnb/kuIDml7bmgJTmhJXvvIzlsLHooqvlkLvkuobkuKrmraPnnYDjgIIKCuaYjuefpeS4jeWvue+8jOWNtOWwseWKv+aNp+edgOiogOixq+a0peeahOWktO+8jOS4jeWuueS7luWbnumBv+WcsOa3sS/lkLvjgIIKCuaIluiuuO+8jOWPquaYr+mBguS6humVv+S5heS7peadpeeahOaEv+acm+KApuKApgoK5LiA6IKh5qyy54Gr5raM5LiK77yM5L6/5b275bqV5piP5LqG5aS044CC6JCn5pmv552/55qE5omL5LiK5Yqo5L2c6L+Y566X5ai054af77yM5pKV5byA6KiA6LGr5rSl55qE6KGj6aKG77yM5LqyL+WQu+edgOS7lueahOmiiOmhue+8jOWVgy/lla7ku5bnmoTplIHpqqjvvIzlho3lkJHkuIvnlKjniZnpvb/ovbvovbvno6jnnYDku5bnmoTkubMvLy/pppbjgIIKCuiogOixq+a0peiiq+WQu+W+l+S4jeW+l+S4jeWkp+WPo+WWmOawlO+8jOWYtOinkuS5n+a1geS4i+WHoOS4nea2ji8v5ray77yM5Y+I5Zug5oOFLy/mrLLlj5Hlh7rnu4bnu4bnoo7noo7nmoTlkbsv5ZCf5aOw77yM5Zyo5piP6buE55qE54Ob5YWJ6YeM5pi+5b6X5rerLy/pnaHkuI3loKrjgIIKCuKAnOixq+a0peKApuKApuKAneiQp+aZr+edv+S9juWWg++8jOecvOS4reeahOa4tOaxgui1pOijuOijuOWcsOaRhuWHuuadpeOAggoK5oyH5bCW5ruR5ZCR6KiA6LGr5rSl55qE6IKhLy/pl7TvvIzmkanmk6blh6DkuIvkvr/lvq7lvq7mjqIv5YWl44CCCgroqIDosavmtKXmnInkupvkuI3pgILlnLDmjLrkuobmjLov6IWw77yM5Zi06YeM5Y+R5Ye65ZGcL+WSveS4gOiIrOeahOWjsOmfs+OAggoK6JCn5pmv552/55+l5pmT5LuW55qE55eb5aSE5LiA6Iis77yM5Y+I5ZC75LiK5LuW55qE5ZSH77yM5Y+m5LiA5Y+q5omL5o+J5pCT5LuW55qE5LmzLy9qaWFu44CCCgrlnKjmjqLov5vkuInmoLnmiYvmjIflkI7vvIzokKfmma/nnb/kvr/mnKsv5qC5L+iAjOWFpe+8jOWPjOiHgueOr+edgOiogOixq+a0peeahOiFsO+8jOe8k+e8k+aKvS8v5o+SLy/lh6DkuIvvvIzkvr/pmbflhaXmm7Tmt7HnmoTmg4Uv5qyy5LmL5Lit44CCCgrigJzigKbigKbll6/igKbigKbigJ3oqIDosavmtKXlv43nnYDmkpUv6KOC55qE55a855eb77yM5YG35YG356yR5LqG77yM4oCc4oCm4oCm5pmv552/4oCm4oCm4oCdCgo=

第二天,言豫津浑身酸痛,醒来却不见萧景睿,只见他留下最爱的一块玉佩。

玉佩下压着一张字条:“定不负你”

言豫津瞧见之后,虽然也责怪萧景睿的离去,但还是忍不住捏着那张字条,上扬嘴角。

奇怪的是,言豫津接下来连着三天都没见到萧景睿的影子。

待到他痊愈,也是十天之后了。

气势汹汹地来到长公主府,却又被告知萧景睿去了凝弦阁。

一时间火冒三丈,什么“定不负你”!?都是虚情假意吧?

都是拿来解释那一晚的荒唐吧?

果然景睿还是更喜欢女子吧?

只剩下怒火的大脑里也存不得什么理智了,怒气冲冲奔向凝弦阁。

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狠狠盯着凝弦阁的大门,恨不得一把火烧了这地方,看萧景睿还能去哪!

突如其来的一段笛声却扰乱了思绪。

还是那段笛音,却似乎多了些阳刚之气。

忍不住凑近了瞧去,原来是萧景睿和位女子切磋笛技。

真是宛若一双璧人。

言豫津站在原地愣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萧景睿突然瞧见不远处的言豫津,有些惊慌失措,“豫津,你……怎么来了?”

“啊……我来听曲……正巧……遇见你们了……那我就不扰萧兄的好事了,告辞。”

“呃……我……我不是……”萧景睿有些局促。

“无妨,我先走了,你们接着良辰美景好了。”

“哎,豫津!……”咬咬牙没再说下去……

言豫津面无表情地离开。

又要了一壶酒,到一处无人的地方独饮。

酒不醉人人自醉……

真是……真是……一言难尽。

其实那么多年了,早就该知道……一切都注定无果。

接连几天,言豫津都一人喝闷酒。

言侯爷过来也问不出个所以然,只见他形容消瘦罢了。

“人间自是有情痴。”言侯爷叹一句便挥袖离开。

“景睿啊……萧景睿!……”言豫津嘴里念叨着,脸上却是涕泗横流。

萧景睿!

我……!我要与你不共戴天……

……

醉醺醺间,四月的桃花飘飞漫天,花瓣随风舞动,有一人身着白衣,吹着笛子缓步而来。

是《乱红》,他曾说最爱听的……

谁家玉笛暗飞声?

“景睿……?”言豫津眼眶再次泛出湿意。

一曲罢了,萧景睿收笛,缓步过去,捧起言豫津的脸,轻轻擦拭他脸上的泪痕。

突然开始后悔这几日的冷落,只怪自己太笨了,实在学不会那嘹亮的笛声。

“豫津,别哭了。”

继而微微一笑:

“…自始至终……我心上只有你一人……”

当是言无不尽。

后记:

言侯府:

“豫津……我吹的笛子好不好?”

“……特!别!好!”

“那……比之宫羽姑娘又如何?”萧景睿的眼睛里闪着期待。

言豫津转了转眼珠,暗道:原来他学笛只是为了和宫羽姑娘比。

“自然是你的好,听过你吹的之后,我都快忘记宫羽姑娘曾经吹过什么了。”

萧景睿笑了,然后又疑惑起来:

“豫津……那位教我吹笛的姑娘好像不在了……”

“哦,挺可惜的啊……”

“是啊,她是个好女子,只可惜……”

“景睿,来给爷笑个。”言豫津突然亲一口萧景睿,乐呵呵地调侃。

“去你的。”

凝弦阁里:

“听说,这凝弦阁最近辞退了一位姑娘。”

“哎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应当是知道言小侯爷和萧景睿公子的事吧?”

“这金陵城谁人不知啊?”

“你也知道萧公子来学笛的事?”

“自然。”

“那你可知这凝弦阁是谁开的?”

“莫非是言……”

“对了。”

“呵……这事真是……”

另一个头上带着斗笠的人本在一旁听曲,听到他们议论之后,笑嘻嘻地也来插话:“你们知道这凝弦阁,从来只有一种酒单独提供吗?”

“什么酒?”异口同声问道。

“合欢酒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那带着斗笠的人扭头就走,不再说话。

“真是莫名其妙。”

这二人继续听曲饮酒。

次日清晨,原本听曲的二人发现彼此赤裸相对。

“啊!!!——!!”

“啊——!”

end

哈哈哈哈哈哈哈,终于写完了,我好累啊啊啊啊。

文笔越来越差也很痛苦啊啊啊啊啊。

气到爆炸。啊叽~完结真开心。

《乱红》可以去听陈悦的,她创作的,我拿来用了,好好听哦~

【睿津】当是言无不尽 1

对这对cp突然来了兴趣,话不多说,放渣作……

近一年不写文……对于用词、情节的把握未免下降严重……请多多包涵【鞠躬】

篇一   青山埋忠骨

“景睿啊,这军中既没有美人儿又不得妙音,实在无趣的很。”言豫津翘着二郎腿,躺在军榻上,俨然一派公子哥的模样。

“……”萧景睿坐在言豫津身旁擦剑,静默片刻后沉声笑道,“我一早便道你这公子哥如何能经受这沙场之苦。”

“哎,这话不对,”言豫津从榻上起身,歪着头辩驳,“沙场之苦我是受得起的,这大梁北部一向是黄沙漫天,现在又值冬季,当真是又冷又燥,我不一样活得好好的。”

萧景睿抬眼瞧了言豫津一下,哂然:“是,依你所言,你言大公子便是生命力旺盛的春草,野火都烧不尽的。”

“你才是春草!”言豫津瞪着萧景睿,转眼就笑起来:“怎么说,我也是一棵顶天立地清风亮节的松柏啊。”

“啊……总归不是人便对了。”萧景睿知晓言豫津要暴怒,忍着笑意边说边往帐外跑。

言豫津一听这话,果真从床上跳下来,气势汹汹要去找萧景睿讨个明白。

待到二人皆跑至帐外,才发现梅长苏的帐子又开始有人神色凝重地忙进忙出,脚步飞快不耽搁一夕。

自从梅长苏的身子越来越虚弱,见的人便越来越少了。蔺晨更是不允许外人查看拜访,一则实在影响梅长苏养病,二则梅长苏的病定会动摇军心。

“苏兄……苏兄的身子怕是越来越不济了……所幸,这场战役也要结束了……只是……唉……”言豫津再不是眉飞色舞的模样,突然沉寂下来。

“……”萧景睿盯着那帐子瞧了一会,敛眸沉思,微微叹息,“世间万物,本就皆有命数。顺应天意便罢了,看淡些吧。”

“景睿,你从南境回来之后,变了很多。”言豫津扭头盯着萧景睿不放,眸色映着帐子旁橘黄的营火,话语间突然多了调笑意味,“多了些……成熟男子的气息。”

“啊……?”萧景睿一愣,转身回到帐内,“什么叫成熟……男子的气息?”

言豫津跟在萧景睿后头,略微一眯眼,唇角勾起:“就是说……像个老和尚一样。”

“老和尚?”萧景睿继续坐下擦剑,眼睛却盯着言豫津不放了。

“对!就是老和尚,”言豫津也继续躺回军榻上,翘着二郎腿。他眉眼弯弯,又是那一副在妙音坊的轻浮样子,“每日参禅悟道,硬是把身边每件小事都悟出来个大是大非。”

“老和尚?”萧景睿微微皱眉,而后忍不住低声轻笑,把剑放好,欺身压在言豫津身上,捏起他的下巴,“我记得,老和尚似是不会动春心吧,美人?”

说着便作势要轻薄于他。

言豫津见了萧景睿这副“调戏良家妇女”的做派,不禁面色绯红,但还是笑嘻嘻地迎面而上,没想到真吻个正着。

这二人皆是一惊,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,就推开了彼此。

“我……我以为你会躲开!”   “我……我以为你会躲开!”

异口同声,连语调都不差丝毫。

言豫津虽看着风流,每日最爱寻欢作乐,实则还未上过“战场”,至多与他人有过亲吻的举动。可这次,对象是男人,况且还是自己的至亲好友……这便令言豫津尴尬地涨红一张俊脸。

“咳……呃……你今日得以……得以轻薄本公子是你的福气!”言豫津断断续续地出声,神色言辞都颇为不自在,说着说着竟用被子包裹住自己的身子,佯装困意来袭,兀自睡去了。

一旁的萧景睿更是红透了脸,不发一言。

这双唇相触的滋味,他是头一次尝到……

年轻气盛又逢着征战在外,生理问题实在难以解决……更难以启齿!

盯着言豫津的背影,萧景睿突然莫名地无奈,有些无计可施的无力感。

既是朋友,发生这种意外,豫津又何必如此介意?自己又何必如此放在心上?

说到底,不过是他们二人……彼此间都出了些……差错罢。

萧景睿是个偶尔犯轴的人,他不能让这种“差错”扩大下去。

“豫津……咱们都是兄弟……一点小事而已罢了,不必拘泥于此。今日……我先到旁边的营帐里休息一晚。”萧景睿理了理头绪,冷静地说了出来,然后整理衣衫,竟真的离开了。

“……”直到萧景睿离开,言豫津也未曾动过。

面上却是眉头紧皱,眼眸也湿润了许多……

不知是因为自己被男人轻薄的不甘还是对萧景睿的言语过于悲伤。

次日清晨,又是战争的号角唤出朝阳,顺带吵醒整个军营。

萧景睿和言豫津都披上战袍,列阵军中。却见久病缠身,一直在帐中运筹帷幄的梅长苏一身戎装再次立于千军万马之前。

见此状,所有人都晓得了,这场仗将是最后一场仗,征战在外的期限即将结束。

一时间,言豫津和萧景睿都忘记了昨日的尴尬。

“苏兄……你身体当真无碍吗?”言豫津忍不住上前问一句。

梅长苏笑起来,依旧清秀温和的面容还是如同初见那般镇定自若,他低声道:“若是有碍,蔺晨怎肯让我出战,他巴不得我一直待在这帐中。况且,今日一战……非胜不可。”

言豫津没头没脑地点点头:“这话不假,若你身体依旧抱恙,蔺大夫定是不会放你出来的!”

萧景睿在一旁不发话,思前想后一阵决定把言豫津拉到一边凉快去。

他似乎感到,此情此景将是最后一场与梅长苏的谈笑。

一切想说的话到嘴边又说不出,只得闷在心里,到最后只是一抱拳:“苏兄,保重。”

梅长苏何尝不懂得萧景睿的意思,微微一笑:“好。”

萧景睿叹口气,扭头便要离开。

“景睿,”梅长苏叫住了他,“我自知揭露谢玉一事实在对你不住。只是末了,还是想劝你一句,有些人,有些事可能只因为一瞬便不再如往日,心中所想,即便再不合常理,也要尽数说出来才不会后悔。”

萧景睿静静听着,突然笑起来,一如当年的率真:“苏兄,我记得你说的了。你也……不要再牵挂那件事了,我不会怪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萧景睿回到阵列之中,再次和言豫津并肩,两人突然都有了势要护卫山河的气势。不管是为了苏兄,还是大梁子民。

梅长苏缓步走上高台,身后的战袍随风猎猎,他高声喊着,脖子上的青筋都不可遏制地爆出来:“我大梁战士们!如今,敌军在我大梁土地上安寨扎营,搜夺我大梁财产!欺侮我大梁子民!……”

他的声音越来越声嘶力竭,却足以调动千万将士的报国之心。

随着一声喝令,千军万马一触而发,扬起风暴一般的尘土。刀光剑影间血肉横飞,每个将士都杀红了眼睛,机械地挥动刀剑,只为心中的执念——护我大好河山!

蒙挚,梅长苏率军而战,在军队前头一往无前,留给一众将士厮杀的身影。

这场战是场硬战,敌军守在最后的防线上无计可施,只能用最后的体力顽强抗争,饶是如此战斗力依然不小。

最终,大梁军队大败敌军,收复大梁曾经遗失的土地。

或许没人听得到,蒙挚在刀枪碰撞声间的一句嘶吼。

“小殊!”

他在马上喊得撕心裂肺,可目光所及处的那人还是倒下了,躯体重重落在地上,鲜血染满了他的面颊以及一身戎装。

厮杀的双方早已顾不上倒在地上的尸体,或是马蹄踩过,或是过往将士践踏着……

而地上的梅长苏,林殊……依旧是笑容印在眉梢眼角。

林家!

果真世世代代的忠良!

萧景睿,言豫津也是身负重伤,回到帐中皆是昏迷不醒。

据说,那天的蔺晨,使尽浑身解数,最后只是扔了行医药箱。

据说,那日的飞流,连追敌军千里,又杀了个痛快。

据说,那时的蒙挚,一言不发,饮尽军中好酒。

“苏哥哥……”飞流一身血迹而归,跪在梅长苏身边,紧紧握住他的手,沉沉低喃。

“苏哥哥……带飞流……”眼泪流出来,又马上抹去,“回廊州……”

是啊,最后……他们回到了廊州。

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。

万物周而复始,当是波澜不惊。

####################

回到金陵,连养数月的萧景睿终于不说胡话,彻底清醒,睁开眼便瞧见言豫津趴在身旁寸步不离。

依然清秀的面庞即使征战过后,也带着些许少年稚气。

萧景睿叹口气,指尖轻轻摩挲言豫津的脸颊,旋即轻轻微笑。

“苏兄说的甚是……”

“是话便要说清才好……”

“豫津,你许给我,可好?”

言豫津依旧睡着,没有答话。

PS:
琅琊榜电视剧看完心情舒爽。

本想多吃点豫津和景睿的狗粮,来到了这里……

……竟然!不够吃!……所以开始自己制作狗粮~

哎……第一次想要写一个连载的小短文……【很短,估计两三章完结】

不管不管……下篇撸肉……
我控记不住我记几啊啊啊啊……

然后,
发布之前还是很忐忑,再请多多包涵……

有错请指出,谢谢么么哒✧٩(ˊωˋ*)و✧

内个……最后再说一句:请多多指教~

你是不是缺心眼

恩,重发……
可去微博看,就酱~
比较污……
评论有链接~~~渣作慎入

http://m.weibo.cn/5955618952/3986350619697665?sourceType=sms&from=1066095010&wm=5091_0008

我会包容你的一切

梗,逗比向吧……

发三遍了,真爱自己,一点点连肉渣都算不上的都会被封……

难过,三调好痛苦(如果我把正文放到评论里……)

春哥翻译器来了~

http://monai.mobi/chunge/

5paw5omL5rij5rij6LS65bKB772eCui2heefreS4gOail+OAggrmsqHllaXmhI/mgJ3vvIzlj5HnnYDnjqnvvZ7miJHop4nlvpfmiJHlhpnmlofmmK/pgJfmr5TlkJHnmoTvvZ4K5Y+v6IO95pyJ5ZKM6LCQ5rij5rij77yM5q+V56uf5oiRaHVhbmfjgIIKCuWkp+WwkeacgOi/keacieS6huaWsOeahOiQjOeCueOAggrku5bniLHkuIrkuoblpKfohb/moLnov5nnp43lnLDmlrnjgIIK5aSn6IW/5qC55piv5LuW6K6k5Li655qE5Lq657G75pei6ICz5py177yMeGluZ+WZqOWumOS5i+WkluacgOaVj+aEn+eahOmDqOS9jeOAgsKgCuWcqOWkp+WwkeecvOmHjO+8jOWkp+iFv+agueS5n+iDveWIhuWHuuS8mOWKo++8jOitrOWmguivtOacieeahOS6uuWkqeeUn+S4vei0qO+8jOWFqOi6q+S4iuS4i+iCpOWmguWHneiEgu+8jOi/nuatpOWkhOS5n+eZveWrqeW+l+S4jeWDj+ivne+8jOatpOS5g+S4iuWTgeOAguacieeahOS6uuaBsOaBsOWPquacieatpOWkhOWPkem7ke+8iOWQjOWFtuS7luWcsOaWueavlO+8ie+8jOeul+S4quS4reetieWQp++8jOacieeahOS6uuKApuKApuagueacrOS4jeiDveWFpeWkp+WwkeeahOecvO+8jOaJgOS7peatpOexu+aaguS4lOS4jeiuuuOAggrmgIDnnYDnuqDnu5Plj4jlhbTlpYvnmoTlv4Pmg4XvvIzlpKflsJHkuZjnnYDop4LlhYnnlLXmoq/nm7Tovr4yMeWxguOAgsKgCui/mealvOecn+mrmO+8jOmrmOW+l+S7pOS6uuW/g+WPkeaFjO+8jOiEmuS4i+i4qeeahOWDj+aYr+epuuawlO+8jOeOu+eSg+WklueahOmck+iZueeBr+aYvuW+l+mjmOa4uuWPiOWPr+aAleOAgsKgCuaJgOS7peivtO+8jOi/meWfjuW4gueahOWknOWViuOAguWkp+WwkeWcqOW/g+mHjOWPueaBr++8jOaal+aal+WQjuaClOS4uuS7gOS5iOimgeS5sOi/memHjOOAggrpgInov5nnmoTljp/lm6DmmK/oh6rlt7Hop4nlvpfov5nph4znprvoh6rlt7Hlrrbov5HvvIzljobku6Pmg4Xkurrpg73kvY/ov5nvvIzkuI3ov4fkubDkuIvmnaXvvIzlsKTlhbbmmK/nu5nkuIDkuKrnlLfkurrkubDkuIvmnaXljbTmmK/msqHmg7Pov4fnmoTjgILlupTor6XmmK/kuo/mrKDlkKfvvIzmhKfnlprmhJ/orqnlpKflsJHlpITkuo7lvLHlir/vvIzku5bku6znmoTlhbPogZTnlLHmraTmm7Tplb/kuobkupvjgIIK562U5bqU6L+H5LuW55qE77yM5oiW6K6477yM6Ieq5bex5LiA5Lu25Lmf5rKh5Yqe5Yiw44CCCuWDj+aYr++8muS5sOS4gOWkhOWwj+WcsOaWue+8jOmZquS7luS4ieWkqeOAggrov5nkupvku47mnKrlrp7njrDnmoTmib/or7rvvIzlh6DlubTov4fljrvvvIzoh6rlt7Hov5jorrDlvpflsLHmmK/kuKrlpYfov7nlkKfjgIIK6ISa5q2l5LiN6KeJ5rKJ6YeN44CCCuS9huaJk+W8gOaIv+mXqOeci+ingUznqb/nnYDotoXnn63oo6TkuYvlkI7vvIzohJHkuK3liannmoTlj6rmnInmg4XmrLLvvIzov5jmnInml6XmgJ3lpJzmg7PnmoTlpKfohb/igKbigKbmoLnvvIEK5oCl5Yay5Yay5Zyw5omR6L+H5Y6777yM5oqKTOWOi+WcqOaflOi9r+eahOaymeWPkemHjO+8jOS6suedgOS7lueahOWYtOWUh++8jOaJi+S7juefreijpOWSjOWkp+iFv+mXtOeahOepuumameaPkui/m+WOu++8jOaPieS4gOaPie+8jOaNj+S4gOaNj+OAggrov5nlsLHmmK/ku5bmoqblr5Dku6XmsYLnmoTlpKfohb/moLnllYrjgIIK5pG45LqG6K645LmF5LmL5ZCO5Y+I5LiN5ruh77yM5oqs6LW3TOeahOiFv++8jOebr+edgOiFv+mXtOeahOW5veWkhO+8jOS8uOWHuuiIjOWktOmhuuedgEznmoTlsI/ohb/mu5HkuIvljrvjgIIK5ZOm77yB5aSn6IW/5qC577yB5aSn6IW/5qC577yBCiLpgqPkuKrigKbigKblkYPll6/igKbigKbkvaDigKbigKbmnIDlpb3ov5jmmK/lgZzkuIvlkKfigKbigKYiTOWWmOaBr+edgOWKneWRiuOAggrlpKflsJHkuI3mu6HlnLDmiqzotbflpLTvvIzkuIDohLjkuI3lsZHlkozmrLLmsYLkuI3mu6HnmoTng6bpl7fjgILlj4jkuI3og73li4nlvLrnnLzliY3ov5nkuKrkurrjgIIK5Y+v77yM5Y+v6L+Z5Lq65ruh6IS45pil6Imy77yM5YiG5piO5piv5qygY2Fv44CCCuKAnOaIkeWlveWDj+aYr+KApuKApuWRg+KApuKApuW+l+S6huKApuKApuiCm+mDqOeahOKApuKApuWRg++8jOmdmeiEieabsuW8oOOAguKAnUzlj4jooaXlhYXkuIDlj6XvvIznuqLkuobohLjjgIIK5aW95oOz5ZKs5LiA5Y+j5Zyo5LuW55qE6IS45LiK44CC5aSn5bCR5pil5b+D6I2h5ry+77yM5Y+I5LuU57uG5ZKC5pG45LiA55Wq44CCCuiCm+mDqOKApuKApumdmeiEieabsuW8oOKApuKApuiNieiNieiNieKApuKApgrlpKflsJHmjY/kuobmjY9M55qE6IS477yM56yR6LW35p2l77ya4oCc5LuK5aSp5LiN56Kw5L2g77yM552h6KeJ5ZCn44CC4oCdCueEtuWQjuW+hOebtOi6uuWcqOW6iuS4iu+8jOerr+ato+WFpeedoeOAggrpu5jpu5jlkJDmp73vvJrkuI3lsLHmmK/nl5Tnlq7lkJfvvJ/lqIfnvp7mr5vnur/igKbigKYK5LiN6L+H6L+Z5qC355+r5oOF5Lmf5piv5aSn5bCR55qE6JCM54K55LmL5LiA44CCCuWRteWRteOAggrlpKflsJHnnJ/mmK/lj6/mgJXjgIIK54ix5LuW5bCx6KaB5YyF5a655LuW55qE55eU55au4oCm4oCmCgo=

缘以结不解

渣渣渣短篇……
临近高考,缓解一下内心对于应试作文的愤恨,顺便看看自己对于文字的掌控有无提高。
设定嘛……木有……男倌受吧……
我一般都是随心所欲……
不虐~因为笔力不够~
文笔渣,请斟酌过后再浏览,木木哒~
以上。

依旧是春风骀荡,空气中漫着桃花弥留前最后的芬芳,烟雨中的梨花似雪一般纯净傲丽开的漫山遍野。
晚春,杏花梨雨的美丽还留着三分。
远足归来,脚底净是湿润的泥土和翠绿的嫩芽。
江南,江南,西湖白堤,杨柳依依,几经辗转,又回到了这令人魂牵梦绕之地。
终究又是这落花时节,却难逢君。
还记得那人白衣轻尘,潺潺流水旁的静谧,以及一支玉箫在落花流水旁吹的好曲。
那曲子细转悠婉,流过天际,漫过云端。
果真,绝代有佳人。
那人容貌轻佻,眼尾是淡淡的红,说不出是媚气或是哀伤。
细瞧之下,惊觉他曾是江南第一媚倌——蒹衣。
怕是阅人无数的王爷也难以忘记他曾经的风情。所以只消一眼,就能隔着十年茫茫依稀辨认。
蒹衣,蒹葭苍苍,伊人在水一方。
曾经名贯江南、惊绝天下的人,不施粉黛,不着锦绮华衣,连发髻也是随手一绾,任青丝夹了白发飞扬。
饶是如此落魄,也有另一番风情。
那时,闲来散步逢佳人的王爷微微皱眉:“你……蒹衣?……怎会落得这般田地?”
对待美人,自是要爱惜,就连平日盛气凌人的王爷语调也情不自禁和缓一些。
原以为会是又一场“司马青衫湿”的遭遇,未曾想那人开口却发不出一个字音,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咙,浅笑着摇头。
王爷愕住,一双眼睛将信将疑地盯着蒹衣不放,最终泛出几丝凉薄:青丝成白发,嗓子也毁了,那便怨不得世道无情、旧物不如新的规律。
蒹衣依旧笑着,白衣在风中簌簌,他指了指远处的茅舍,请王爷去坐坐。
阳光下的蒹衣,澄净洁白得似仙人。
王爷摆摆手,叹口气,踱步离开。
没有嗓子的艺伎,和他能谈得上什么?
自古红颜多薄命,这人究竟还算不算得红颜?
薄命,看他气若游丝的样子也活不过今年冬了吧?
王爷愣神地思考。
谁曾想,刚行了不过百步,蒹衣气喘吁吁地追过来,递过来一把生锈的匕首一张纸条和一封信。
纸条上写着:可否请王爷将此物转交予萧将军。
王爷做人素来薄情,更怕麻烦。他一挑眉,随手将那人手上的东西拂袖挥到地上,习惯性地冷语:“这一堆破铜烂铁还有你那发了霉的迷恋,纵使我帮你带过去,又能如何?”
匕首跌落在零落着红蕊的泥土上便成了两截。
蒹衣失神地跪在地上看那所谓的“破铜烂铁”,身子有些发抖,随后颤颤巍巍起身,将那东西捡起放进怀里,歉意地对王爷笑一下,转身离开。
他身影一摇一晃,仿若荒野中飘无所依的浮萍。
王爷看了他一会,也扭头离开。
却未曾想过,此一别,便再未逢君。
回到京城,王爷到万花楼日日淫乐,恰逢那同样浪荡不堪的萧将军。
王爷想起那日西湖,忍不住问:“萧将军,可曾欠过什么情债?”
“情债?……”萧将军拿起酒壶饮下一口,朗声笑起来,调笑身旁的艳姬,“我欠的情债太多了,是不是?”
艳姬埋怨一眼,风情万种。
王爷薄情的嘴角又勾起:“萧将军也欠了江南的债吧。”
江南的债……
确切的说是此生此还不起的债。
萧将军神色一黯,继续仰头饮酒,苦笑不得。
“江南的债么……那,实在太深了。”
饮了一壶,也再难将心中泛上来的苦涩咽尽。
醉眼朦胧,分不清是泪水模糊的视线或是曾经的沧海难为水。
记忆里还是年少轻狂,风情张日的年月,于西北立下赫赫战功的萧将军终于有时间在江南流连戏蝶。
鸾鸣苑里的第一媚倌蒹衣,在台上翩跹起舞。
那晚,皓月当空,红绡漫天,烛光闪烁的点点影影寥若晨星,绝代佳人的衣袂随风飘飘。
好一个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的绝色。
那时的蒹衣喜红色,还有着无与伦比的靓丽容颜,一口好嗓子不知软了多少人的耳朵,琴棋书画无不精通。
凡是见识过蒹衣的丰姿的人,没有不被勾住魂的。萧将军也是如此俗庸,不吝千金与蒹衣醉生梦死。
萧将军爱上了江南,还有江南的佳人,以及陈酿女儿红,千杯过后扬言:“蒹衣身上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不做鬼,更是风流。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——萧将军牵着蒹衣的手说尽了情话,歌尽了毕生所听过的唱折。
当时萧将军对蒹衣的好,传遍了整个江南。至今还广为流传,传闻说萧将军亲自伺候那位媚倌穿衣解带,沐浴梳妆。

如胶似漆地这般欢好,纵然如蒹衣那般看破红尘的冷血之人,也育出了难舍难分的相思。
奈何浮生长恨欢娱少。
萧将军又被招去戍边,临行前买了许多军妓,蒹衣也被买下。
说是军妓的身份,实则是将军夫人的待遇。
军队行至塞外,映入眼帘的是长河落日的肃杀,然而烽火狼烟旁却犹可见一双璧人。
首次出战前,萧将军从战袍上撕下一角,又递给蒹衣用来自尽的匕首,神色沉重。
“若我败了,你逃了,就留做纪念,没逃成,也莫要受他人侮辱。”
然后萧将军策马而去。身后是滚滚黄沙扬起,还有那鲜艳的战袍。
蒹衣目视那人消失的地方,目眦欲裂,直至泪水落下,心中是难言的震惊。
蒹衣想:那人,就像是无边幽寂黑暗中的光,让他有勇气只为他一人画眉梳妆,为他一人沐风栉雨,为他一人暗许终身。
烟柳之地成长的人,总如涸辙之鲋,内心对长相思的渴求宛若龟裂的土地对水的渴念。
蒹衣对萧将军的感情被他自己视为一场赌注,胜了便是花好月圆,败了便是肝脑涂地。
蒹衣一身红衣站在塞外,吹出一支此生最满意的曲子——《不解》。
著以长相思,缘以结不解。
他和他,一直都是不解之缘。
蒹衣天真地想着:这算不算得一曲定终生?
战争的流血残酷,却让感情日益增进。
所有美好的延续截至军队攻进敌国国都。
萧将军掳了一位绝色女子,那女子胜在一“艳”。
一切如旧的结局——只听新人笑,那闻旧人哭。
蒹衣以为萧将军怎会如那世间凡俗之人?
他所爱的萧将军定当是睥睨众生,抛却天下也会护得自己。
蒹衣温婉地笑着,耐心等候几日,直到真的有些不耐烦,差人去问的时候,却发现彼此早已隔了“千山万水”。
蒹衣记得,萧将军将启程塞外前的痛苦神色,他一遍遍哀求自己:蒹衣,蒹衣,你随我去吧,我此生定当不负你。
蒹衣当时不愿随他去,却仍旧狠不下心肠拒绝他。
即便蒹衣了解天下嫖客的本性,唯独对这人,他逢人而生的万般做作也化为柔情。
思虑再三,曾发誓此生不踏出烟柳巷的蒹衣,微笑着为萧将军穿好盔甲,垂下眸子郑重地回应:
“好。我随你去。”
他想纵使是行遍万里山河,只要他的萧郎一句“不负你”,他便为他耗尽年华。
思及此,被囚在塞外的蒹衣苦笑长叹,只愿最后一试萧将军的真情,也好就此了结自己的所谓相思。
他将红衣扔在一边,换上白衣素服,从营地一角踽踽独行。
夹杂着沙粒的风扑在脸上诉说着悲伤,旌旗猎猎像是沉重的叹息。他想起那人曾挽着自己的手,月光下剑眉星目举世无双。
那日的他侧过脸对自己笑吟:“入我相思门,知我相思苦,长相思,无穷极。至于短相思么……啊,我只对你长相思。”
长相思,这真是惹人悲悯的“长相思”。也不过一个女子便让誓言如同流火易逝。
蒹衣迷迷晃晃地来到萧将军的帐篷,抖抖下摆,跪在沙砾之上。
门口的小厮急忙进去通报,却没有回音。
一个时辰后小厮实在担心便又去通报,得到了回应,最令人心寒的回应。
“萧将军,蒹衣公子在外面跪候多时了,您……”
“……”
萧将军皱了皱眉,一脸不耐:“让他跪着吧,自己想离开便离开。”
一跪便是一夜。蒹衣在赌这最后一局,他从不信命。
塞外的夜比万丈深渊还要刺骨、惧人。
“萧将军!蒹衣公子,晕倒了。”来人惊慌失措。
萧将军先是一愣,接着便是神色突然慌张,暴喝:“……那还愣着干嘛?!把他抬进来!叫军医过来!”
萧将军挥手赶走身边的绝色,心里不禁埋怨起来:这人,怎么这样糟蹋自己?
见到蒹衣时,萧将军怔住——蒹衣,他竟然换上了白衫。
手指在蒹衣唇上摩挲,皱起的眉难以抚平。
萧将军愈发分不清自己对他的感情。心里想着不如逃开吧,却又逃不掉……
“你若治不好他,我让你一家子陪葬。”萧将军对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军医狠狠威胁。
可蒹衣若是醒来,自己又该如何是好?

第二日清晨,沙尘飞扬,蒹衣再度醒来,眼前便是萧将军的冷漠,还有那绝色女子的讥讽:
“不愧是鸳鸣苑的小倌,心计使得是一等一的好。”
蒹衣皱起眉,他那时的声音还很动听,只是身子还很虚,忍不住颤抖着说:“没有……”
萧将军仍旧一脸淡漠,眼眸中却只映得蒹衣一人。
绝色女子吻了吻萧将军的面颊,媚声道:“将军,他不过是军妓,既以死相逼,你又何必救他呢?”
“军妓……”萧将军喃喃,他忽然想起来:是啊,他不过是妓倌,有什么身份长跪不起,以死相胁?
可是,心里的不安,努力遏制的躁动却愈加强烈地要跳出来。
萧将军早已忘记曾经在江南对蒹衣的一片真心。
“你走吧。”萧将军冷眼看过去,看似冰冷的一眼,眼睛却是闪烁不定。
萧将军需要时间理一理似一川烟草、满城飞絮的想法,想想过往雨丝风片、烟波画船的曾经。
蒹衣的一双眼睛霎时失了光彩,直至听见那绝色女子的奚落,才微微一笑,垂下眼帘叹息:“将军啊,我真的错了……”
错在不该信什么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。错在信自己这样的身份还能有人赋予真心。
“可是,我……我真想再错一回。”
再错一回,再感受一次你给的让人痛苦的温暖。
萧将军莫名地发了火,他觉得蒹衣在逼他。
他情愿蒹衣怨他,恨他,跪下来求他,也不想看他这般无诉无求的冷漠模样,好似自己欠了他三生三世。他,只是想多要一点时间。
既然蒹衣不给他机会,自己又何必死皮赖脸?
萧将军当即传了令:蒹衣即今日起,侍候步兵营。
蒹衣爱笑,笑得花枝乱颤:
“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?”
这场赌,终于还是输了,输的彻底。却还未死心。
蒹衣如萧将军所愿,略带恐惧地求了他。
萧将军突然笑起来,铮铮铁骨的沙场男儿笑出几分令人心寒的诡异,丝毫没有曾经的温柔。
他的指尖捏着蒹衣的下巴:

“我便让你,再错一回。”

江南第一媚倌——蒹衣,成了真正的军妓。
日日承欢,真正叫哑了嗓子,又差点哭瞎了眼睛。
军中上下都尝过他的滋味。
所谓军妓,日日夜夜都处在爱抚、逗弄之下,苟延残喘间哪还有曾经孤傲佳人的痕迹。
多少次,他想用那匕首了结,心里却想着:忍忍吧,说不定过些天他又会把目光移回来,然后流泪让我原谅他。那样的话,我一定会原谅他。
就这样,萧将军送他自尽的匕首,和战袍一角,直到最后回到故地,他还留着。
但他明了,自那日起,萧将军的眼睛再也没在他身上停过一分。
况且,自己现在连声音都没有了,想要唤一声“萧郎”也是奢望。只剩一副躯壳任人践踏。
身体脏成这样,还想去染指谁?行尸走肉,也不过如此。
可蒹衣,仍旧乐意每天自欺欺人,想象明日自己就会与萧将军重归于好。
六月盛夏,军队归至中原。
有人问萧将军,这场战争是不是异常艰难,连他最爱的战袍也损了一角。
萧将军勾唇:啊,是啊,真是异常艰难,我也失心疯弄坏了战袍。
若是被他人知道:家中世代相传的战袍被他撕去一角送了军妓。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?
早前千金买来的军妓到了中原,就被遣散了,每人白银几百两,随意他们的生活。
蒹衣呢?
萧将军想问一句,张了张嘴,最后放弃了。
粉红丽人,放在记忆里,随着岁月流逝,才是最好的归宿。
况且他也实在不愿记起自己与蒹衣最后的剑拔弩张。

几年之后,有人告诉萧将军:蒹衣死了。
那报信之人惋惜着红颜薄命,佳人难再得。
萧将军闻言神情一愕,举樽饮酒的手猛然一抖,沾湿了衣襟,可能还泼进了眼睛,禁不住眼睛酸疼。
被搁在最底处的记忆顷刻间翻涌而出。
他忽然想起曾经泛舟湖畔,蒹衣依偎在自己身侧的幸福模样。
他忽然想起即将使至塞上,蒹衣犹豫不决最终毅然决然的模样。
他忽然想起曾经兵荒马乱,蒹衣挽着自己的手的坚定模样。
他忽然想起猎艳而归,蒹衣微微勾唇苦笑的模样。
他忽然想起黄沙弥漫,蒹衣伫立吹箫的模样。
他忽然想起寒风飒飒,蒹衣长跪不起的模样。
还有他最后绝望的失神模样。
……
萧将军抱了一坛京城的女儿红和着苦涩的眼泪痛饮。
原来原来,每一幕过往都清晰得如悬在半空的皓月。原来原来,每一分柔情从未随着三月的杨花漂泊。原来原来,深葬于心底的江南女儿红从来是随着岁月浓酽。
自己,从一开始便负了蒹衣。
萧将军落泪不止,哭了一天一夜,将毕生不轻弹的泪水悉数流尽。
蒹衣,那个世间无双的男子。
蒹衣,那个自己曾愿携手一生的情人。
最终也抵不过岁月、光阴的摧残,殁了。
而他,也再寻不回曾经的一心一意。

此生长路漫漫,转山转水也转不过对你的情谊。

三更天,薄雾涌起,京城的万花楼暗香浮动。
王爷听罢对面那人的哭诉,斟酒自酌,笑看一眼萧将军:“我说你啊……没成想竟是个痴汉,为了个死去的男人竟然哭哭啼啼的。况且……呃,那个蒹衣还没死。”
萧将军猛然清醒,错愕:“没死?怎么……你说,蒹衣他,他没死?!他真的没死?”
“骗你做甚?本王游玩时与他遇见了,他是不是一身白衣,随身携带着玉箫?哦对,还是个哑巴。”
是啊,是,自己与蒹衣最后一起的岁月里,他当真是如此。
不过,哑巴?
“那,估摸着是他吧。”萧将军笑起来,难见的温和,“他,呃,他还好吗?”
王爷笑起来,瞬间了悟了萧将军的心思。暗忖自己忍不住管了闲事,却又无可奈何地继续:“走吧,走吧,我再陪你去江南走一遭,寻你的蒹衣。”
萧将军怔了片刻,觉得盛情难却,只能点点头。
毕竟,蒹衣,又不一定想见他……
又到了江南,却是盛夏时节。
王爷凭着记忆指着远处的茅屋:“若我没记错,就在那屋子里,快去吧。这也算是我此生唯一做的好事。”
萧将军缓步走过去,眼见越来越近,心却退的越远。担心和忧愁一齐涌上心头,十年生死离别,自己已是白发三千,蒹衣呢……

踯躅间萧将军听见了令人作呕的声音:
“操,这小婊子还挺能作……就是不出声是吧?!我不干死你。”
“大哥,他……长得真…真好看,操,……舒服。”
“咦?!大哥,大哥,他,他好像……”
“怎么了?……”
……
“赶紧撤!”
茅屋里跑出两个人,急忙跑向一处密林,马上不见踪影。
萧将军终于回过神,赶忙跑到茅屋旁。
一进屋门,便是污浊淫靡的气味。
果真么,男妓穷极一生也逃不过个“性”字。
这茅屋实在简陋,连纸糊的窗户都没有,只有一张床,一张桌子。
桌子上摆的是断成两截的匕首,一封信还有便宜的笔墨纸砚。
萧将军的心跳得厉害,只敢稍稍看了身旁那人一眼,见他似乎闭着眼没察觉,就轻轻打开信封。
打开扫了一眼,便觉得眼睛里要溢出泪水。
信封里是那战袍血红的一角,和一张草纸上书就的简短的信:
萧郎,许久未见。我这里一切安好,房屋住舍都是江南此地的顶级,勿念。
十年岁月,心里依旧装不下他人。
若那日没有她,你会不会与我白首相依?
若那日我再忍耐些,你会不会与我重归于好?
或许,我对你真是错的彻底。
萧郎,此生因你误了终生,只愿今后的轮回,再不与你擦肩,最好是永世阴阳相隔。
你行在长江畔,我便留连黄泉旁。
你踏过奈何桥,我便请玉人教吹箫。
愿来世你会一心一意。

蒹衣要与他,永生永世阴阳相隔。
萧将军忍不住趔趄一下,后悔自己为何要来到这个地方自寻不快。
“蒹衣啊……”他又扫了一眼蒹衣的睡颜,无奈叹息。
无意间他注意到墙上挂着一副画像,那人英姿飒爽,身后战袍烈烈,立于塞外无尽风尘。是曾经的自己。
如今已是饱尝风霜的桑榆暮年。
蒹衣依旧是那般样样精通,这副看似挂了许多年的画,连纸张都是发旧的黄,可却没结上一丝蛛网。
尤其是画上萧将军的脸部,已被手指一遍遍抚摸磨得退色。
蒹衣,还是爱萧将军,哪怕十年。
手里的纸再也拿不住,跌落下去,似是残叶枯蝶的最后一次美艳。
萧将军想起那人在他第一次战胜归来时的神采飞扬。
“萧郎,萧郎,我新得了支萧,作了首曲子。”
“叫什么名字?”
“不解。”
“……这是什么怪名字?”
“是不解之缘的‘不解’。”
“哦哦,那为什么叫这个名字?”
“因为我与你的不解之缘啊……”
“傻瓜,我们从来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……”

著以长相思,缘以结不解。
以胶投漆中,谁能别离此。

萧将军回过神来终于敢仔细看床上那人。
岁月蹉跎,那人的鬓角白了,样貌却一如当年,他的身体如同初见,却没了曾经的生机勃勃、艳绝人世。
是自己负了他一生光华。
“蒹衣,蒹衣……”他一声一声呢喃,眼睛里流出泪水,紧紧握着床上那人冰凉的手。
可那人,却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直到最后,萧将军的哭声越来越大。旁若无人地失声痛哭一如当年听闻蒹衣辞世的痛苦。
曾经以为哭干的泪水因着同一人再次涌出。
那哭声真大,惊得天,惊得地,唯唯惊不起眼前人。
就像萧将军戎马一生,胜了一切,唯唯胜不了动了情的心。
即便如此,床上那人仍旧闭着眼动也不动,连睫毛都不颤抖,甚至身体冷得似边塞的夜,嘴唇也失了血色。
萧将军清楚地意识到,这次相逢才是真正的别离。
或许,这才是所谓爱情蚀骨的滋味。
萧将军无力地跪在地上,牵着蒹衣无骨的手捂住自己的眼睛。
他的哭声占据了为数不多的他和蒹衣的世界。
若一切能重来……
他多想,多想蒹衣起身抚抚他的鬓角,再一次笑得天下无双。
他多想,多想蒹衣能吻吻他的皱纹,原谅他一生负他的情。
他多想,多想蒹衣再开口唤一句萧郎,依偎在他空了多年的肩膀。
他多想与蒹衣重归于好,多想与他白头偕老。
他多想,多想此刻死在床上的是自己!是冷淡无情、瞻前顾后的自己!
而不是已经漂泊一生的蒹衣!不是被负了一生的蒹衣!不是天下最善良的蒹衣……
他多想,多想蒹衣安好残生……
“蒹衣,蒹衣……”
萧将军趴在蒹衣耳侧呢喃。
这一生这么短,你答应过的,我许诺过的,有多少成真?
蒹衣,蒹衣……
你还未曾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。
你还未曾看过我们幻想的桃源。
你还未曾让我真正为你抛却此生所有荣华。
你还未曾掴我这般负心人的耳光!
你还未曾让我为你长跪请罪。
蒹衣!
究竟我是怎样的无能?!究竟我是怎样的糊涂?!
让你,最终都死于屈辱。
蒹衣……蒹衣……
你是我的人,我的人!
蒹衣,你是我的命啊。
蒹衣……
没了你,我该怎样苟活呢?
现在大声告诉你:爱你,我是失了心疯地爱你。
可是你是否还能听见呢?

蒹衣,蒹衣,蒹葭苍苍,伊人在水一方。

蒹衣……
萧将军仍旧疯魔地呢喃着他的名字,手指磨蹭着蒹衣的面颊,一脸温情好似回到曾经的情窦初开。
就像江南的花街柳巷传言的:萧将军对蒹衣,真是呵护到了骨子里。

萧将军战栗着吻住蒹衣冰冷的唇:
“若我一开始就知道我爱你,究竟有……多好……”

窗外蔷薇艳色,盛夏却传来子规鸟的凄转啼鸣。

我情愿永世散去三魂七魄,换你一世相思不负。




附:
客从远方来,遗我一端绮。
相去余万里,故人心尚尔。
文采双鸳鸯,裁为合欢被。
著以长相思,缘以结不解。
以胶投漆中,谁能别离此。

本文和这首诗不是很配,但还是牵强地拿来用了。
因为笔力不够,不敢写我自己喜欢的故事。
这个故事也是现编的——为了练笔。所以情节构架上会有各种牵强的bug。
没错,这篇文就是在穿凿附会,生拉硬扯。
然后就是这里的攻、受,我都不喜欢╮(﹀_﹀)╭。
但拿来练笔还不错。
重点是我竟然能不写h(红烧肉),这让我自己都很惊讶。
而且我以后再也不想写这个风格的了,写的有点揪心,可文字上又表达不出来……
而且写完觉得很狗血……
这就是理科生的苦逼吧……
还有一事,我觉得好搞笑,分享一下:
我们班有一女生,长得漂亮,穿衣走路都很有范儿,性格豪爽,男女都挺喜欢她的。
有一天,我们班一个身高大概一米九的男生(比较自恋,但是是暖男类)在马路旁看见了这个女生。
这个男生急急忙忙凑过去,理一理发型:“需要人陪吗?”
那女生怪异地瞅了他一眼,骂:“傻逼。”(东北腔)

谢谢观看~爱你们~
有错的地方谢谢指正,毕竟,我水平很烂嘛~
谢谢拉(*°∀°)=3。



一日一尾巴——
   浩荡离愁白日斜,吟鞭东指即天涯。

凉薄(重发)

不造为何被封了。
我选择,春哥。

http://monai.mobi/chunge/   ←春哥网址

心血啊啊啊啊。

正常部分: (今早发过的)
狗血,无聊,慎戳,基本不与现实结合,偶尔有结合也是哈哈哈,反正没人看,哈哈哈,幻想产物。有H 我猥琐我对不起国家系列。
文笔甚烂,抱歉,对不起。 发表仅供娱乐(自娱自乐)。
正文:
12点的鞭炮响起。
元旦终于如除夕一般热闹。
自己也依旧如平常一般冷清。
杯子是凉的,杯子里的水是冷的,灌进喉咙的是荒芜。
“新年快乐。”先是用短信发送,再是用微博道贺。
千篇一律的语言,怎样才算祝福。 总说“快乐‘’,到头来,谁是真正的快乐,还不如平常百姓活的踏实。现在所想的不过是几句客套,面子上过去也就罢了。
手机的短信提示音不断发出,心里想着索性静音吧。忍不住再看一眼手机的短信,心却一下子忍不住跳得厉害。
“新年快乐。”第一富少爷发过来的祝福。 一看就是群发。
土豪的祝福也是这么平淡无奇,这不科学。
土豪的祝福,不需要文字功底,最起码……要有粗暴的金钱诱惑。
L皱了下眉暗自吐槽一番,就把手机随手扔开,极为随意地仰面躺在床上。
漫无目的地盯着乳白色的墙面,仅是盯着,连瞳仁都不曾动一动,像是发呆也像死亡。唯有胸口因为呼吸微微产生的起伏才能断定他还活着。
鞭炮声终于停息,世界又恢复宁静,而一种极为细小却引人注意的声音响起——钥匙钻进锁孔的声音。不过,L觉得这声音实在动听。
啧,钻进锁孔……
L脑海里幻想出一个拟人——“锁孔”红着脸抱紧自己,口里喊:“雅蠛蝶~!”
自己果然好污。哦,心脏好疼。

春哥ing…(春哥过后还有几句正常的在下面。就酱紫)

NG9DYzZMK1o1YWUvNVlxLzVMaU42WlNaNDRDQzRvQ2Q1NnVaNVp5bzZaZW81YnVLNTVxRTVMaU42WUNmNUxtTDVhNmk1NXFFNklTNDVMaUs1b3lDNUxpSzU2eVI1YTY1NDRDQ0Nremt1Wi9uckpIa3VvYnZ2SXpsallybWxLL290YmZvdXF2bHJaRHZ2SXpsdnE3bHZxN21pcXpvdGJmbHBMVG5tNi9ubllEcGdxUGt1cnJqZ0lMcGdxUGxqNHpubkx6bm5Mam9vcXZtbUkvcHU0VG5tb1RuZ2EvbGhZbm1uNVBubW9UbW1wYm1oSS9sallIb3RyUHZ2SnJpZ0p6bHNKSG5pTGZ2dkl6a3ZhRG1uYVhrdW9idnZKL2lnSjBLNktHczZLR3I1cnVSNkpDOTc3eU02Wnl5NVllNjVZMks1NG1INklLcDZJYUE0NENDQ3VLQW5PUzlvT1M3bHVXbWlPYUFqdVM1aU9lcHYrZWFoT2lobythY2plKzhuKys4Z2VLQW5lV2twK1d3a2VlYnIrZWRnRXpsaDZEa3VZN29wS3Jsc0wzbm1vVG9vYVBvb2F2bnJKSHBxb0x2dkl6bmhMYmxrSTdvdmJ2b3ZhYm5ocC9vdDYvbWphTGt1SXJtaTVicG5vdnZ2SXptaklMbHBiM2xwSmJvb2FQamdJSUs0b0NjNWJDeDZMK1o1cUMzNG9DbTRvQ201Nm0vNTVxRTVaR1g0NENDNG9DZFRPaXZ0T2VkZ09XUGlPV0FrdVdibnVXNml1UzRpdSs4ak9TK25lYVhwK2FZcitXSGpPUzVzZWVhaE9lS3R1YUFnZU9BZ2dyaWdKemt2YURvdjVubW9MZmxnNC9saUpyb29xdm1rNDNvdjRmbm1vVGpnSUxpZ0ozbHBLZmxzSkhvdHJUbG5Lamt1NWJvdXF2b3Zybm9nTFBvcjYzdnZJemx1S2JubllEb2dxSGxuWS9uckpIamdJSUtUT2VicitlZGdPV2twK1d3a2VlYWhPV1l0T1dVaCsrOGpPVy9nK21Iak9pdXZlV0l1dVM0Z09XUHBlKzhqT2VFdHVXUWp1ZU1tK1djc09TNnN1UzRpdVdPdSsrOGpPZUpoK1dJdStXOWt1UzZqdVdPbitTOWplKzhtdUtBbk9TOW9PaS9tZWFndCtXRGoraWhsK1drdE9XSW11YUxwZVdRdStpL2grZWFoT09BZ3VLQW5RcE01WStJNklpVTVMaUE1TGlMNUxpSzVaU0g3N3lNNktHbDVZV0Y3N3lhNG9DYzU1eWY1YmlGNDRDQzRvQ2RDdVdrcCtXd2tlV0d0K1M2aHVpRXVPKzhqT1M3amt6b3Vxdm92cm5ta3FUbHZJRHZ2SXpvdGJEbGlMRG9rTDNsbkxEbnFwZmxpWTNubW9UbXNwbmxqNUh2dkl6bHVLYm5uWURtZ0tqbWdhamt1SURsc1lIb2dxSGxuWkRrdUl2amdJTGt1NWJuZ3Jua3VvYm1vTG5uZzUvdnZJemxoWWptbUsvbGtKN2t1cEhsa0pEcG03N29nSTNsdUlYbm1vVG5pTDNsdjZ2a3VJRG5sYXJ2dkl6b2dJUG9tWkhrdW9ibmlZZmxpTHZ2dkpyaWdKem9oN1BrdW83bGtKZnZ2SXprdmFEdnZKL2lnSjBLNG9DYzRvQ200b0NtNG9DZFRPYXlvZWFRcmVlUWh1UzdsdSs4ak9lYnIrZWRnT1dJbXVXSW11bUNvK1draE9XaW1lbWRvdU9BZ2dyaWdKem1pSkhtbUsvbmxMZm5tb1R2dkl6a3ZhRG5uNlhwZ1pQamdJTGlnSjNscEtmbHNKSG5pTGZsajRqb29hWGxoWVhrdUlEbGo2WGpnSUxuaExibGtJN2x2NDNrdUkza3ZZL21rWWZscExUamdJSUs2TCtaNVkrbDZLK2Q1NXlmNVpPVTVMcUc1NHVYNUxxRzc3eU02TCtaNUx1VzVhYUk1TGlONWJxZjZLK2Q1WkNYNDRDQzVhU241YkNSNTRpMzZJZXE1YmV4NmJ1WTZidVk2WU9CNlplMzQ0Q0NDdUtBbk9LQXB1S0FwdWFkcGVXNXN1V1FwKys4ak9Xd2tlZUl0Kys4bitLQW5Vemt1NDdsdW9ya3VJcm5pS3pvdGJmbW5hWHZ2SXpvdGJEbGlMRGxwS2Zsc0pIbmlMZm91cXZvdnJudnZJem9wNlBsdklEbGlhbmt2Wm5ubW9UbGg2RGt1S3JtaWFQbHJaRHZ2SXpsZzQvbW1LL29pSjdsam9Ybm1vVGxwYlBrdXJydnZJemxqYlRtbTdUbGlxRGx1YkxsaDREbGlLbm9rTDNsbkxEb3Q2amxuWkRsbktqbHBLZmxzSkhuaUxmb2hiL2t1SXJqZ0lJSzVhU241YkNSNTRpMzVvU2o1THFHNUxpQTVMaUw3N3lNNUw2LzVyZXI1NnlSNkxXMzVwMmw0NENDNUx1VzVaaTA2WWVNNVpDcjU1MkE1TGlBNVkrajU0T2Y1YkN4NW95SjU1MkFUT2VhaE9Xa3RPUzZzdVM0aXVXT3UrKzhqT1dVaCtpSWpPUzZwT2llamVtWHRPYVlyK2VEbittYnZ1ZThyZWU3bGVPQWdncE01b096NkthQjVaS3o1WmU5Nzd5TTVZMjA2S0tyNWFTbjViQ1I1NGkzNllDODZMK3I1YjZYNVkrcTZJTzk1WStSNVllNjVZZWc1YU93NVpHYzVaSzk1WktNNVphSjVaS1o2WmUwNTVxRTVaQ2U1Wks5NTVxRTVaS1Y1Wm1jNWFPdzQ0Q0NUT2lpcStXS3FPV2NzT2FPcGVXUGwraS9tZWFndCtTK3RlZVZwZWFBcCtlYWhPV1F1Kys4ak9lVW11aUhzK1M0Z09TNG5lV2JudVdIdStlYWhPUzltZVdjc09tRHZlYXlvZWFjaWVPQWdncmt1NWJubXJIb3RiZm5uSW52dkl6a3VJRG9oTGpubW9UcG1wRGx2NDNubDV2b2k2YmxqYlRscExubW5ZTG5uWURubkx6b3A1TG51cUxvaWJMbm1vVGxzWjdrdW83bmxMZmxyWkRubW9UbHFwcm1oSS9qZ0lJSzVwYTk2Sm1RNXBpdjU1UzM1YTJRNTVxRTVhU3A1b0NuNzd5TTVhYUM1WkNNNVplYzZLR0E1NXFFNWJHeDZaZTA1Ym05NmEyQzQ0Q0M2WUtqNXBpdjVMaUE1NmVONWIrcjVvU1A3N3lNNWI2QjVweU41YmltNXAybDU1cUU1cnVoNkxhejQ0Q0NDdVdrcCtXd2tlZUl0K2VhaE9hSmkrYU1oK1dIb09TNGkrUyt2K2FKa3VXOGdFemxycjNtbmI3bm1vVG9vNlRsclpEdnZJemt1SURtb0xubWlZdm1qSWZtanFMbGhhWGxrSTdwbmFMdnZJemxqNmJrdUlEbGo2cm1pWXZsaUpubW1LL21qNG5talk5TTZJTzQ1WW1ONWJtMjVMaU41YVNuNTVxRTVMaWM2S1cvNDRDQ0N1ZVV0K1M2dXVlYWhPaUR1Tys4ak9TNW4rUzRqZWkvaCthWXIraUR1Tys4ak9TNG5lYXZxK2VVcU9Xa2hPYXlvZWFjaWUrOGpPUzRqZVdtZ3VTNGplbVZ2K21DbytlbmplYVhvT2VVcU9lYWhPUzRuT2lsdithZHBlZWFoT2VYbStXL3ErT0FndVdQcitXdnVlUzZqa3pvcG9IbGo2Ymx2WlBsaUt2b3JycnZ2SXprdTVibWxZL21oSi92dkl6bGpZSGxpSWJtbFkvbWhKL2pnSUxrdUkzbHY0WG5sTEhscEtmbHNKSG1pcHJsdklUa3VJdmt2WlBubW9UbWc0WGxoclhrdUl2a3ZyL21uSW5rdW9ibWhKL29wNG5qZ0lJS1RPZWFoT1dqc09tZnMrUzdqdVdSbk9XU3ZlYTRrT2E0a09pOXJPUzZodWl3ZysrOGpPYXZsT21YdCtXVHZPYWJ0T1M0dXVXb2grYXdsT1M0Z09TNm0rZWFoT2V4dStTOHZPUzZqdVdsdHVtZnMrZWFoT2FFbitpbmllT0FnZ3JtbklEbGlKM21tSy9ubDV2b2k2YnZ2SXpuanJEbG5Lamt2ci9tbUsvb2lKTG5pTDNqZ0lJSzVhU241YkNSNVpDczVMcUc1TG1mNXB1MDVZcWc1THFpNWFXTDQ0Q0M1b3F4NTUyQVRPaTFzT1dRa2VXNml1aSt1ZSs4ak9lY2krZWRnRXpsajVIbnVxTG5tb1RvaExqdnZJemt1SURuZ3Jubmdybm1qcUxsaGFYa3U1Ym5tb1RvdXF2a3ZaUGpnSUlLVE9hS2l1aUV1T2FKcmVXUWtlUzRnT2krdWUrOGpPbWNzdVdIdXVlN2h1ZVp2ZWVhaE9pRWx1V3RrT1dTak9hM3NlbVp0K2VhaE9tVWdlbXFxT09BZ2dybHBLZmxzSkhubEtqbmlabnB2Yi9sa296b2lJemxwTFRvaUpUb2lKRHBnSmZsdklUdnZJemxuS2ptbUk3bW1MN25tb1RsbkxEbWxybm5sWm5rdUl2bXRZWG10WVhubW9Ubmw1WG92N252dkl6bG5Lam9nNzNvb3F2b29hUG1uSTNwZ2E3bm01Ymt2WS9ubW9UbG5MRG1scm5uc2J2a3ZMemt1bzdscEtmb2hiL2xob1htdFl2dnZJam1tTDduaExia3U1Ym5tNjdsaVkza3VJM29nNzNvb1l6bGlxamxpTERtcmFUbHBJVHZ2SW52dkl6bWlZRGt1Nlhscjdua3VvN2t1YlBtaXBYbW03VG1tSy9tcjZ2a3VJM2xuS2ptaEkvdnZJemxqNUhrdW9ibmk2RGxuTERsbFlQbGtxempnSUlLVE9XU3JPZWRnT1M0aStXVWgrKzhqT2UwcCtlMHArUzRqZVdQa2VXSHV1V2pzT09BZ2dya3VMcmxrSTNrdUxycGtySG1pb3JvaDZybHQ3SGxqWmJrdW9ia3VaL2xzTEhudmFMa3VvYnZ2SXpsc0lya3VLWGxqYlRtbUsva3U0WGxpYW5rdUkzbGo2L2t1S0xubW9Ua3VvYmpnSUlLNG9DYzVMMmc1THVXNWFhSTVZQ1M1cGl2NVkrcjVaV0s0NENDNG9DZDVhU241YkNSNVphWTU1MkE1ckNVNzd5TTVMaU41cnVoVE9leHUrUzh2T2lIcXVpWmtPZWFoT1dTck9XVWgrYWRwZW1CaitXSXR1aUhxdVczc2VPQWd1V0d0ZVM0bE8rOGpFemxtTFRsbElmbGtxem5tb1RtczV2bm1iM3Z2SXpuaVpucHZiL21qcVhvcDZia3VJdmxsSWZubW9UbG5MRG1scm5sdDdMbnU0L2x2NnZvcG9IbXU3VGxoN3Jvb1lEbm1vVGxqNi9tZ0pYamdJSUs1YVNuNWJDUjVZKzU1WStqNXJDVTc3eU01WkM3NUwyUFRPKzhqT1d3Z2VTOWorUzluT2VsbitlYWhPV1BqT1dVaCsrOGpPYVNyT1c4Z09TN2x1ZWFoT2VKbWVtOXYrT0FndWU3aU9TNmp1V1FyT1crbCtXSG9PV1BwZWFjaWVXS3FlV0NyT2FEaGVlYWhPbVh0K1dUdk9PQWdncmx2NnZwZ0ovbWlyM2xpcWprdUlEa3ZKcnZ2SXpscEtmbHNKSG9wNG5sdnBma3ZiL2t1STNrdUlybGlyTHZ2SXpsc0xIbW5iN2x2SUJNNTVxRTVaaTA1YmUwNzd5TTZacVA1WkNPNW8raDVMMlBUT2VhaE9pRW11aUVsdSs4ak9XRnFPV0ttK2FLdmVpL20rYUt2ZVdIdXVPQWdncE01WnlvNUxpTjZJZXE2S2VKNUxpTDVvcXg1N1NuNkllcTViZXg1NXFFNWFTbjZJVy83N3lNNVkrUjVZZTY1NkMwNTZLTzU1cUU1Wkc3NVpDZjQ0Q0M1cldSNkxxcjVvaVk1cUNYNUxtTDVMaUw3N3lNNTd1STVMcU81ck9FNVllNjVZNjc0NENDNUx1VzVhU3g1NldlNUxpQTVMeWE2WmV0NUxpSzU1eTg1NTJiNzd5TTVvU2Y1WStYNVlpdzU1eTg2S2VTNTVxRTVybS81cmFtNDRDQzVaaXk2SzY5NkllcTViZXg3N3lhNXErVTVhV3o1THE2NkwrWTZMMnY1Ynl4NDRDQ0N1ZUV0dVdRanVhYnRPV0tvT2VsbnVTOHBPT0FnZz09




放纵过后,不只是身体疲惫。
那无论如何也不知答案的问题才是症结所在。
而自己却又那么了解,陪在他身边的不会是男人,纵使是世间最丑陋的女人也比自己强百倍。
和大少之间只是在比谁更绝情,谁才玩得起。
屁!
还不如睡觉省心。
昏昏睡去。却不想大少在一旁抽起烟,挂着一脸从不属于他的温柔。那目光直直地射在L脸上——含情露骨。
大少伸出手指拨弄了一下L的头发,看着头发在空中战栗起来。 他笑了几声,叹口气看向窗外。
而窗外此时依旧是大城市的高楼耸立,车水马龙。
夜色真他妈凉如水。
他妈的……